子洲县张建勋,金田一少年事件簿有金田一二三的集数

  Q1:金田一少年事件簿有金田一二三的集数

我也没看过…帮你找了全集…自力更生吧…金田一少年事件簿Ⅰ 01 学园七不鹈饲村杀人事件(短篇集第四集【金田一二三的冒险】) 95 99话 天草财宝

  Q2:金玉良缘什么时候开播?在哪个台有?

不是,领事馆的最高官员应该是大使或者公使。领事只是统称

  Q3:<金玉满堂>的结局是如何的?是怎么样的一个结局?

第40集(大结局)
小被官救出,如却被捉,与后一起遭受软禁。花死过返生,良知悉一切,向隆提议举行满汉美食比试。舒赐嘉改姓纳兰,代表满族出赛,官就代表汉族,实则要将解药放在五味有药菜式中给隆吃。比赛当日,嘉以猕猴桃烟薰官,使官晕眩,牙用针封著官大穴,使他能继续比赛。荣带兵救出如及后,隆吃罢解药,清醒过来,舒等被捉掉。官血脉闭阻太久晕倒,小以为官死去,饮毒酒自杀。官突然醒来,小却不支倒地,到底小能否复生,与官再续夫妻缘份?

  Q4:电视剧金玉满堂问题

在第4集中

  Q5:子洲家乡的四季作文

长年来说北京是比济南的天气要凉,只是夏天的晌午的两个小时左右,都是那么的热!

  Q6:崔苗的成就及荣誉

走下“星光大道”的崔苗团队:
“我要永远感谢陕北人民”,一个质朴的声音从“造星”舞台上传出;“我还欠着四十多万元外债”,一个无奈的声音在“星坛”下面私语……
2009年7月21日前,崔苗还是一个普通女孩,用她美妙的歌声在饭店里推销白酒。而7月21日之后,通过走上央视《星光大道》,她一举成为亿万观众心目中的明星。特别在家乡榆林市,她屡屡出现在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论中,也出现在街头的广告里。似乎,作为一颗灿烂的明星,即将在中国的艺术舞台上冉冉升起。
原以为,崔苗不过是心中划过去的一个被时代打造的“流星”,在2009年12月8日下午北京南苑机场的候机厅里,她真实地走到笔者的面前。走下“星坛”、有些倦意的崔苗表情丰富地说,在2009年12月6日晚举行的“星光大道”2009年度10进8的总决赛中,她惨烈地被淘汰出局。
执着的崔苗
如果不是有人推荐,个子矮小、穿着素淡的陕北女孩崔苗,会被诸多俊男靓女们“淹没”的。简单一聊,笔者便知道崔苗是一个自信十足、雄心勃勃,心里每天都在升起太阳的女孩。
崔苗,22岁,陕北子洲县人,一辈子务农的父母生育了他们兄弟姊妹6人,排行老四的她从小就在山坡坡上的放羊生活里,感悟着山民们从山梁梁上飘过来的一曲曲淳朴又富有激情的信天游。
农村的庙会,永远是山民们的盛大节日,有庙会的时候,不仅家家户户准备有好吃的东西,更能看到好看的戏班子演出。幼小的崔苗,对于戏班子的兴趣远大于好吃的东西。看着她对演员们的吹拉弹唱如醉如痴,无法承载家庭重负的父亲,做出了送她去戏班子学艺的决定。于是,崔苗离开了生活13年的小山村,跟着戏班子开始了走南闯北的生活。半年后,感到混在戏班子里技艺难以提高的她,慕名进了清涧县一个专教歌舞的艺校。为了凑齐学费,父亲忍痛卖了家里最值钱的老黄牛。之后的4年,她在学习专业知识和在清涧文工团打杂跑龙套中度过。
2002年春天,崔苗来到西安闯世界。之后,有一年西安电视台推出了一档《开心就好》的节目,自信的崔苗看到后傻乎乎地前去报名,谁料一路走下来竟得了一个特等奖。从此,她在艺术的路上走得更加执着。
2006年,崔苗参加完陕北民歌大赛后,有一家饭庄看中她的演唱水平,特聘她为驻店歌手,吃住过后每月工资净落1600元。此间,崔苗的心情犹如放飞到了珠穆朗玛峰上,激昂荡漾。她开始不停地参加省、市举办的各种比赛,竭尽全力后取得过一些名次,其中包括2008年全国青歌赛陕西赛区的优秀奖。
走上星光大道
面对眼前取得的一些成功,崔苗决定冲击央视的文艺舞台。为此,从2007年开始,她先后给《星光大道》栏目组写了不下200份自荐长信,还买了演出服,制作碟片,请舞台导演录制节目。令她难以启齿的是,她曾经受到一个所谓导演的诈骗,几年折腾下来损失了好几万元贷款。然而,几经努力到了2009年4月,《星光大道》栏目组终于来了消息:崔苗在海选中被淘汰出局。
几年的心血付诸东流,心灰意冷的崔苗回到榆林,找到清涧文工团的郝老师诉说自己在外闯荡几年的荣辱辛酸和“星光大道”的美梦破灭。郝老师向市文工团艺委会主任张胜宝和刘老师引荐了她。
就在崔苗与张胜宝见过面不久的2009年5月中下旬,《星光大道》的编导来榆林采风,张胜宝向他们推荐了崔苗。2009年7月4日,《星光大道》终于向崔苗招手,发出了一个改变她人生的通知:进京参加周赛。
面对好消息,张胜宝、郝老师立即行动起来,他们精心策划编排了节目。2009年7月21日,当崔苗信心百倍地以一副陕北土妞的打扮走上《星光大道》的舞台时,主持人毕福剑吃惊地说:“怎么又一个王二妮!”一场比赛下来,她毫无争议夺得周冠军。当毕福剑采访她的父亲时,憨厚老实的农家汉子痛哭失声说了句耐人寻味的话:“这下可好啦,把娃娃交给你们中央电视台我就放心了。”
据在比赛现场观摩的一位人士说,崔苗的表演获得了巨大的成功,也赢得了全场的支持,是当之无愧的周冠军。在现场有一位华侨观众激动地把自己的手链摘下来,送给崔苗并说,以前自己听到的陕北民歌其实是“伪歌”,这次才听到了真正的陕北民歌。
在月冠军的争夺战中,按照张胜宝的安排,崔苗把父母也拉进了演出团队里,当2009年9月21日他们再次走上《星光大道》的录制现场时,带着更多的自信笑容。第一关成绩不是很好,第二关又跌跌撞撞,到了第三关时,沉稳的她沉着应对,终于超常发挥,闯进了季冠军的决赛。
面对着辉煌成绩,他们一点也不敢懈怠,张胜宝挖空心思选编节目,崔苗拿出百般武艺进行冲刺,然而,就在崔苗一鼓作气为季赛做准备时,母亲因心脏病突发离开了人世。为了不影响她的排练,到母亲下葬的那天,家人才将崔苗叫了回去。面对突遭的变故,崔苗的哭声撕心裂肺,此时,离季赛仅有13天时间。
众多人们在思忖着,面对母亲的去世,她还能继续参加比赛吗?顽强的崔苗对老师们说,母亲为了支持自己走上舞台,将家中的牛、羊、猪等牲口都卖掉了,如果此时自己退缩,母亲在九泉下也不会安息的!她相信母亲会看到自己的坚强,看到自己的成功。
一番苦练后,崔苗在2009年11月26日的季赛上再获佳绩,那一刻,泪如泉涌的崔苗无言地告慰了母亲。
2009年12月6日晚,第四次走上《星光大道》的崔苗,在10进8的比赛中止步。然而虽败犹荣的她更加自信,取得年度总冠军决赛前十强的成绩多么不容易啊!
崔苗后面的张胜宝团队
在崔苗四次走上《星光大道》舞台的征途中,先后有160多人陪伴着。既有西部歌王王向荣这样的大腕,也有民间艺人刘秀琴、陕北说书人白云飞以及横山老腰鼓艺人、市文工团乐队、煤海艺术团等的大力帮助,更离不开张胜宝、刘老师、郝老师以及榆林市文工团刘成安团长等,这些一门心思打造推出陕北文化艺术人士的辛苦努力和精心编排。
1970年出生的张胜宝,演武生出身。后来师从全国著名打击乐安大师4年,2005年以后任台湾南华大学的民族艺术系客座教授,每年中有半年到该大学专讲打击乐课程,并积极推广陕北腰鼓、秧歌、民歌等艺术。
用崔苗的话来说,父母给了她第一次生命,张胜宝则给了她第二次生命。其实,《星光大道》对于张胜宝并不陌生,他已三次参加过《星光大道》的录制。初上是以伴奏的身份给横山县的韩军服务,再上成为了榆阳区王二妮的策划和伴奏。此次,为了把崔苗推得更远,把陕北文化传播得更广,张胜宝们可以说绞尽脑汁,由于崔苗的节目变化不大,他们只好在编排上狠下工夫,比如在演唱《山丹丹开花红艳艳》时,特意定制了8000支山丹丹鲜花,通过延安的一个魔术师把鲜花铺满了整个舞台,获得了出其不意的效果;在第二次演唱《三十里铺》时,特意请来崔苗的父母作为助演,用陕北典型的农村元素,窑洞、水缸、石磨、石狮子、纺织车,来和观众进行互动;特别是第三次演唱《三十里铺》时,崔苗的母亲刚刚去世,一个月前母亲曾经纺过的车子空荡荡地摆放着,勾起观众的无限深情。《东方红》也是崔苗三次演唱过的歌曲,但每次唱起来场景和韵味都有变化,第三次中巧妙地利用1946年横山老腰鼓给毛主席拜年的故事,腰鼓的敲响把节目推向了高潮。
退休人员刘秀琴,是崔苗的积极支持者和追随者,有表演功底的她四次参加了全部比赛,每次都是主要助演,为了渲染舞台效果,她还带着长相颇有特点的小孙子参加。
2009年12月9日晚上,显得疲惫不堪的张胜宝说,自从这年5月开始接手此项工作,他和崔苗一样几乎每天早上7点到晚上11点都在工作和思考,每场打下来,又紧锣密鼓地进入到新的构思中,如何编排节目,如何寻找演出团队,都要思谋几番。为了请来颇有特色的横山老腰鼓队,张胜宝自驾车100多公里邀请。人员到位后又冒着大雪进行排练。每次比赛时,大队人马三天前就要到北京走台,一点差错就会被主持人打下台子。他们住在京城的宾馆楼道里低声排练,多次讨来人家的白眼。
展示陕北艺术的舞台
陕北艺术历史久远,博大精深,此次随着崔苗在《星光大道》不断前行,陕北的多种艺术形式也逐步在全国的舞台上得到了展示。
白飞云,横山县人,一位受到著名说书家韩启祥影响的陕北说书艺人,多年来,他在积极传扬传统说书艺术的同时,热衷宣传党和政府的好政策,受到榆林市委书记李金柱等领导的表扬。当他听说为崔苗助演上《星光大道》后,立即放下手头的有偿演出,联系了卢响铃、郑健权等7位同行教崔苗说书,大家进行排练。他说,虽然陕北说书只是崔苗演出的一部分,但能在如此著名的舞台上展示陕北说书,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遇。
对此,张胜宝感触更深。他说,此次在《星光大道》所展示出的陕北艺术元素还很少,比起丰富的陕北艺术瑰宝来说,简直是九牛一毛,即便崔苗在《星光大道》继续走下去,再表演十次二十次,也无法全面展示榆林的艺术。走南闯北的他,经常听到外界对榆林的认可是以煤炭资源闻名,却没多少人知道榆林的民间艺术博大精深。他呼吁陕北艺人在看到崔苗之后,要给自己树立起信心,不要做语言的巨人,行动的矮子。同时面对今后榆林出现的张苗、李苗们,各界人士和企业家应不遗余力地大力支持,全力推出陕北文化。当人们通过文化认识榆林的时候,才是榆林人真正自豪的时候。
巨资“造星”引发的争议
崔苗四上《星光大道》,已花费资金多达百万元。对此,有许多社会人士提出质疑,如此“造星”是否值得?
崔苗说,到目前她所在的清涧县政府三次拿出了15万元,县里的企业也拿出10万元,加上一些个人捐赠出10多万元。而榆林市和市里的另外一个县也给了一些赞助。特别是助演骑驴、三人场子的陕北文化爱好者刘秀琴老人,每当团队在最困难、最缺乏资金的时候,她总是通过自己的关系,先后融资了20多万元。即便这样,到如今崔苗通过四爸、二姨、姐姐等亲属,以一分五的利息还在农村向个人贷款40多万元。
面对因为参赛出现的债务,崔苗说,目前有许多的文艺团体找自己签约,她打算先参加一些演出活动,尽快偿还所欠债务。同时她也表示,自己将尽快重返北京,继续进行深造,花大气力学习表演,因为在《星光大道》的舞台上,她的表演已得到张艺谋、巩汉林、师胜杰等名家的肯定。在声乐方面,她也将继续把演唱陕北民歌作为一个重要内容,在陕北继续学习,汲取营养。
原以为一个万众瞩目的舞台,是平民展示自己才艺的地方,但是从崔苗身上,我们知道要站上这个舞台除了一手技艺和一个团队以外,更需要巨额资金来支撑的。
对于投入巨资“造星”的活动,张胜宝认为,崔苗虽然花费了许多资金,但是十分幸运,因为在“造星”的道路上,成千上万的“崔苗”们为了实现自己的艺术梦想,在牺牲了太多太多之后,依然一无所获连《星光大道》的大门都没有迈进过。
榆林市政府的一位干部认为,人的一生总要有追求的,崔苗投入巨资但能站上《星光大道》的舞台是值得的,能走这么远更值得。对于更多的做明星梦的人来说,像崔苗这样取得成功固然重要,有前行的过程其实更重要。当然,这一切都是在有良好的资金保障的前提下进行的。
一位政府官员认为,时下无论央视还是地方电视台搞的选秀节目,把一些做着美梦的年轻人带进了成名成家、发财致富的误区,这样的导向很不好,对此现象有关部门应该引起警惕和研究。
给崔苗提供了赞助但不愿意披露姓名的企业负责人告诉笔者,崔苗站在《星光大道》的舞台上已经给一些企业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宣传平台,比如在她的演出中,出现了清涧的红枣、石板等地方产品,这些东西与央视本来是可望而不可即的!这位企业家发出感叹:多有像崔苗这种既“造星”又能宣传清涧县和企业两全其美的事情,那该多好啊!
后崔苗时代的期待
走下“星坛”的崔苗前面的道路究竟是鲜花,还是处处长满荆棘的崎岖小路?
目前,崔苗的“星味”开始浓郁起来。据说,外地的一些演出团体已开始和她取得联系,邀请她加盟演出。在榆林,当地的各种宣传媒体上,崔苗频频露脸。
在百度里输入“崔苗、星光大道”两个词后,找到了大约4500条词目,其中百分之九十以上是赞扬的,但也有帖子提出一些批评,崔苗唱歌的潜质问题,认为她临场表演能力强,但其唱歌水平不高,前途不大等。当然,在该帖后面,跟着众多网友反驳,有帖子甚至反应激烈地认为:崔苗的表演感染力很强!能引起观众的共鸣!如果说她的风格单一,那是因为她把陕北民歌唱得太好,以至于人们看不到她的其他才艺了。常言道:艺不在多,而在于精。崔苗之所以能在周赛、月赛中夺冠,凭的就是精湛的陕北民歌功底。
崔苗以后的艺术道路究竟能走多远,熟知她的专家张胜宝对笔者提出的问题回答较为谨慎。他说,榆林地域辽阔,藏龙卧虎,人才辈出,像崔苗这样演唱水平的人才很多。就崔苗而言,通过几轮比赛下来,崔苗的优点已经得到很好的展示,她的临场水平,她的演戏天分,应该比唱歌水平更高。崔苗的今后,应该首先提升声乐水平,提高文化知识,静下心来好好充电,能正确面对来自社会的各种诱惑,才能在艺术道路上走得更远。
哲学家黑格尔说过一句名言:凡是存在的,就是合理的。“造星”运动能存在下去,大概也有它的合理性。在这里,我们只是期待着小崔苗能在弘扬陕北艺术的大舞台上,继续一路高歌走下去,也期望更多能传承陕北文化的艺术家们如雨后春笋涌现出来,在全国乃至世界的舞台上茁壮成长。